杀害杭州女童租客:相识不久便骗钱 花尽钱财自杀-千龙网·中国首都网

游历半年之后,梁某华和谢某芳落脚在杭州千岛湖,遇到了生在湖边村落的9岁女童章子欣,那时,他们可能已经有了自杀的想法。

两人是广东化州同乡,2005年在东莞经人介绍相识,当时,梁某华不到30岁,抛弃一儿一女离开家乡,大两岁的谢某芳经历过两段无果的恋爱,大龄未婚。

认识不久,他们便一起骗了自家亲戚3万元钱。在一起的十多年里,两人放弃与各自的亲属联系,漂泊在陌生的城市里,朋友很少,多次靠骗钱维持开销。

很难说清两人的人生是何时以及如何一起“失控”的,也很难说有过长期的稳定,两人虽共同生活,但未登记结婚,名下无房产等财产。

“失控”的人生似乎在今年上半年达到顶点:两人接连游历了全国48个城市,一路上将行李或送人或丢弃。直到行至千岛湖时,他们遇到了章子欣。

警方称,两人对章子欣表露出喜爱之意,种种迹象反映出,他们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。

自杀前,两人花光了身上钱财,却还要带走一个年幼的生命。

家中失意

梁某华、谢某芳虽同为化州人,但各自所在的村庄相距甚远,两人早年并不认识。巧合的是,他们早年人生高度相似,且都不如意。

在兄弟姐妹5人中,梁某华最小,有2个哥哥和2个姐姐。梁某华的母亲80多岁了,前不久才出院回家。事发后,怕老人接受不了,村民们形成默契,还瞒着老人。

据多位六堆村村民介绍,梁某华小学文化,早年在村务农,一度在村内养鸡,并欠了钱。梁某华和妻子育有一子一女,后夫妻感情不和,妻子离家出走。村民们多听说过的一个细节是,在一次吵架中,梁某华的妻子直接把结婚证烧了。

2004年前后,梁某华离村,和家人彻底失去了联系,对整个家庭不管不顾。离村那年,梁某华约27岁,他留下的两个小孩由祖父母抚养长大,目前梁的女儿已外出打工,儿子刚初三毕业。

六堆村村支书彭正春说,梁某华有近十六年没有回来了,一个可以确定的事实是,“七八年前,父亲过世,他都没回来的。”

比梁某华大近3岁的谢某芳,小学文化,后外出打工。据她的亲属介绍,最初她还是乖巧的女孩,会寄钱回家,过年都会回家住几天,见到村里人会打招呼。

谢某芳有5个哥哥,其父亲早年过世,家庭一度困难。她的大哥谢树(化名)告诉澎湃新闻,上世纪90年代初,谢某芳20岁左右,开始恋爱,慢慢就变了,回家越来越少,和几个哥哥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。

根据当地村民讲述,在遇到梁某华之前,谢某芳至少有两段恋情,均曾同居一起生活,但最后都分手了。

东莞相遇

回顾梁某华、谢某芳的人生轨迹,一个绕不开的词就是:骗钱。

2005年,在广东东莞,经谢某芳的堂姐介绍,梁某华和谢某芳认识,后同居一起生活。谢某芳的堂姐夫林柱(化名)回忆说,当时,他和妻子在东莞做小生意,主要卖米、卖烟和开麻将馆,梁某华是他们店的常客,经常来打麻将。

当时,梁某华自称是“搞房产的”,有很多物业,经济条件很好。林柱夫妻见梁某华穿着讲究,出手大方,以为他是每月有大笔租金收入的有钱人。

双方熟络后,梁某华主动向林柱的妻子提出,他和妻子分开多年,让她给他介绍对象。林柱的妻子想到,堂妹谢某芳感情不顺,单身着,就把谢某芳介绍给了梁某华。一来二去,梁、谢二人在一起了。

让林柱夫妻没想到的是,梁某华竟设局骗了他们的钱。

林柱说,梁某华主动提出,有个大公司的废品生意可以承包,利润很高,但需花点钱打点关系,才能拿下承包合同。林柱夫妻心动了,先后分三次给了梁某华3万元。一个多月后,合同没有签,却发现所谓的“大公司”根本不存在。

得知被骗后,林柱夫妻曾多次找梁、谢二人要钱无果。不久,他们发现,连两人的电话都不通了。

同样被骗的还有谢某芳的三哥谢信。

谢信早年在珠三角种菜拿来卖,赚了一些钱,有意向买房。谢某芳称,她有熟人,可以帮三哥在镇上买房,便从他手上拿走了30多万元。最后,房没有看到,钱也没了踪影。

谢某芳的大哥谢树介绍说,这是三弟谢信打工数年的积蓄,一下子全没了,几乎改变谢信一家的命运。如今,谢信在广州做工人,一家人在广州租房住,至今都没钱在村里盖楼房。

得知谢某芳出事,谢信一度还不信。谈及谢某芳时,谢信不愿意多讲。“怪她有什么用呢?”他说,最近睡不好,吃下饭,只想安安静静地生活。

谢某芳最后一次回家,是2012年左右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